扎克伯格40分钟深访畅谈元宇宙 这将是整个科技网络产业将来的愿景

时间:2021-10-04 01:39编辑:未知

元宇宙设计的技术十分复杂

但在触达用户的层面要做到极简

在星巴克也能完成高强度的运算密集型工作

问:我不是非常确定,大家是否会感觉天天都戴着VR头盔工作会感觉愈加自然,但或许大家会习惯的。 

但我对你之首要条件到的,元宇宙可以催生出新的工作、新的经济形态这一点非常有兴趣,你觉得它会创造出什么样的新颖工作种类?

扎克伯格:让我先回话你说的第一个点,现有些技术可能还需要一些进步才会被人们适应全天都处于其中,但我觉得这一点十年之内就可以达成。

现在的VR头盔确实有的笨拙,佩带起来比较重,还需要改进,提高分辨率等等,这部分大家都会慢慢做到,每一代都会有更好的体验。现有些VR用户已经开始将其应用在一些让大家感到惊喜的社交场景。

由于大家起初的计划是用在游戏或者工作中,娱乐或者增加工作效率,但譬如在健身上的应用场景,这是我之前没想过的,通过连接VR设施,让大伙远程参加到健身课程中,一块骑行、拳击、跳舞。

这个真的非常有趣,假如你还没尝试过,真的可以去尝试一下。

虽然我不觉得元宇宙的应用场景全都会是通过AR和VR达成,但这部分商品的出现是由于它们在社交中是可以被广泛同意的,而且将来佩带起来也会相对舒适。 

假如你要整天携带AR眼镜,那样它的外观看着必须要和一般眼镜类似。这需要大家在一个很小的空间中装下一台相对算力强大的电脑。

说得具体一点,你需要在小小的眼镜中放入运算芯片、互联网芯片、全息影像系统、传感器与电池、音响等等一系列的零部件,这肯定是一个挑战。

虽然我不会说这个将是整个行业将来十年将要面对的最大挑战,但这确实是一个巨大挑战。由于元宇宙的技术本身很复杂,但在最后触达用户的层面,大家要尽量地让设施做到极简,就像一副一般的眼镜。

但当你做到这所有之后,它将能达成不少有趣的应用场景。

譬如有了如此的AR眼镜之后,无论你身在什么地方,强大工作站都将触手可得。你可以走进一家星巴克,一遍喝咖啡一边挥动手指,然后无数显示器就可以凭空出现,而且尺寸随你控制。

假如你遇见问题想要联系其他人,你无需打电话,而是直接让他们投影传送过来,他们可以看到你面前的虚拟屏幕,或者无论什么你想与他们共享的内容。 

而你的工作文档,譬如代码或你正在做的3D模型则直接显示在你身旁,你可以直接与它互动,而且转瞬间就可以以同样的形式传送到任何地方。

以上的场景大家称之为“无限办公室”,它将帮你提高专注时间或个生活产效率。大家已经开发出了一个初期版本,而且在不断迭代更新。

我觉得这和个功能很适用于多任务处置,它可以叫你在任何环境下轻松搭建工作场景。有不少研究表明,当你同时进行多个互相有关联的任务时,效率会显著提高。譬如当你编程的时候,开多个窗口一块撰写会比埋头写一个程序更有效率。

另一个与工作有关的场景是会议,大家目前已经有不少会议是通过VR进行的,尽管目前大伙用的化身(avatar)看起来还不是非常真实,但在感官上已经非常有临场感,VR会议就像在一个共享空间内进行Zoom会议。

大伙的投影可以坐在一块,然后不拥有VR用条件的人还是可以通过视频形式介入,然后大伙可以在其中推荐任意多个文档,而不像现有些视频会议,因为屏幕空间的限制,一次只能推荐一份文档。

VR可以叫你拥有多块屏幕,你想要同时推荐多少内容都可以,会议空间中可以有白板叫你随意涂写,总之就跟真实开会的感觉一样,而且限制更少。

这部分都只不过开始,大家还可以任意自概念他们的办公室,所有都会非常便利趁手。 

除去这部分被元宇宙改变的工作形态,你刚刚还问到这项技术会催生出哪些新工作,我觉得它会创造出不少新的工作种类,譬如虚拟空间设计,大家会需要不少创作者,催生出巨大的虚拟内容创作经济。 

会出现不少个人创作者,设计元宇宙中的各种体验和场景;还有专门设计一些活动的艺术家,譬如大家之前就举办了一个VR戏剧表演,真的很有意思……

为何对Facebook需要这么严格?

问:那大家就接着聊聊你们构建元宇宙世界的原则吧,由于一定有人不期望你们去做这件事,这部分人本就觉得政府对你们的监管还不够有效,“放纵”你们继续开发元宇宙可能会叫你们愈加任性妄为。

之所以会有人这么想,是由于此前Facebook平台上出现过不少危及公共安全的不真实信息,对此你如何看?

扎克伯格:平台的职责之一是提供官方发布权威信息,在这一点上大家做得非常不错,全世界有超越20多亿人是在Facebook或Instagram上获悉最新官方消息的。

虽然也出现过一些不真实消息的流传,但总体来讲我对这项职责的履行感到自豪,Facebook平台的净影响力肯定是正面的,无论在社群的道德管理还是对不真实信息的处置上,大家做的还算很好。 

大家对约20种不一样的风险信息进行监测追踪,从恐怖主义、儿童剥削到政治煽动、暴力事件,大家对所有有关的害处信息都有一个专门的系统进行处置。

有超越1000名职员负责有关的人工智能和技术系统的构建和维护。另外还有超越35000名职员进行人工过滤审核。我觉得这套安全信息审查系统自然而然地会被用在日后拓展的新工作中。

保持Facebook这个体量的平台的秩序,某种程度上和打击一个城市的犯罪活动类似,而要杜绝一个城市的所有犯罪活动几乎是不可能的。

警察部门没办法确保消除所有犯罪活动,即使这样也并不会有人说警察局是彻底失败的,所以大家对Facebook的一些评价是不公允的。

所以我觉得内容审核系统的目的应该是尽可能把风险信息降到最小,然后确保整个社群在积极正面的方向上进步。

对于元宇宙来讲也是这样,但元宇宙还有一些其他的道德问题。

现在至少在VR范围,存在很明显的性别失衡,男士玩家要原多于女人,有时会致使一些骚扰行为。

大家现在采取的手段是让用户可以更轻松地屏蔽其他用户,如此可以让骚扰的害处降到最低,让玩家有一个安全的空间,之和想要共处一片空间的其他用户在一块。

在性别这样失衡的状况下,非常难构建出一个健康魅惑力的社群,由于少数的一方会有不安全感。

所以性别平衡尤为重要,不仅仅是对于社交的影响,也关乎大家怎么样创造出更好的商品,所以这是大家在设计初期就需要格外关注的。

问:伴随我对元宇宙的认知加深,我意识到当它真的到来的时候会和今天的社交互联网很不同,不是说我花个十几分钟刷刷信息流这么容易,而是大概一天8小时在其中工作生活。

就像你说的,它不会停留在文字语音交流的层面,而是身处这个虚拟空间之中,你觉得现在你们对这套系统关于安全性和健康性的延展还算自然吗?还是说需要重新考虑,新开辟一条道路,特别还考虑到新形式下内容的巨幅增加?

扎克伯格:一定会遇见新的挑战,即使是现在二维的社交媒体APP的形式下,也会不断出现新的挑战。

譬如之前2021年美国大选时的风波,大家都在不断面临新挑战。而且构建人工智能系统来自动过滤这部分有害信息也是需要过程的,通常来讲没半年时间根本无法做出来。

大家现在基本上规划出一个路线图,用3~4年的时间把所有有关的基础构架都搭建好。

在进行一些长期计划的时候,这还是有的痛苦的,由于在此之前要先搭建好那些基础设施才能开始着手进行。

现在其实大家已经进行了不少人工智能方面的工作,也雇佣了不少内容审核,我觉得现有系统继续适配新的应用场景会比凭空搭建还是要容易一些。

我刚刚提到的VR应用中女人玩家容易收到骚扰的问题只不过其中之一,大家还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安全和健康方面的问题,大家会持续关注。

元宇宙的出现可以打破地理原因导致的机会不均

远程办公在5到10年内或将成为主流

问:再问一个关于社会责任的问题,譬如AR技术下的元宇宙,可以对现实存在的物体上添加叠层。

譬如国会大厦,大部分人眼中它是政府办公场合,但可能有一批人会在上面贴上大大的标签:2021年1月6日,一场光荣的革命开始了(国会大厦当天遭到美国民众冲击);

甚至或许有人会觉得它是蜥蜴人在做人类研究的实验室,我想问的是,元宇宙的出现会不会把不同价值观和世界观的人分割到一个个小世界中去?

扎克伯格:我觉得这可能是大家这个年代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非常显然这个技术本身有我们的优势和弊端。其中优点非常明显,回到2、30年前,大家的个人进步机会非常大程度上遭到所处地域的限制。

如一个在小镇上当篮球运动员的人可能不是由于他天分有多高,而是那个镇上就时尚篮球,没什么其他选择。

而我非常幸运,我喜欢电脑,而我长大的环境可以非常轻松接触到与之有关的产业和人等等。所以假如元宇宙技术可以把距离的限制移除,那样大伙会获得比以往多得多的机会。

不仅仅是说大家在元宇宙可以更容易找到大家有兴趣的方面的社群,和大伙交流,我觉得经济上的机会也是非常重要的,有一项研究显示你成长的地方和你的收入和将来的可能性是高度有关的。

我觉得这个结果是和机会均等的倡议相悖的,但在元宇宙的帮忙下,当远程办公成为正常状态,区域的限制就彻底打消了,Facebook在乎识到疫情将正常的状态之后我就让团队在招人的时候不要再局限于离办公室比较近的人选了。

远程办公将成为将来的主流,我觉得5到10年的时间里,或许一半的公司都会转为远程办公,这会创造出不少工作机会。

但下面的问题就是,在这样高度融合的世界中,不同文化背景的大家通过元宇宙远程办公,会不会和实质在办公室办公的人有均等的机会

我觉得,全息影像和AR、VR的技术越成熟,这个答案越接近“yes”,在这部分技术的帮忙下,你的临场感会大大强于现在通过屏幕接入的方法,将来你可以非常轻松地加入任何社群,无论身在什么地方。

所以我觉得元宇宙在创造新机会方面的影响更多是积极的。

当然,任何技术也都会有不好的一面,元宇宙的背景下可能需要多方努力才能构建一个有凝聚力的社会,大伙需要有一个一同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问题在于,在一个每一个人都有这样高自由度的世界里,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但我感觉只须大家不断朝着这个方向努力,问题最后都会被解决,或者至少能达到一个均衡态,总的来讲,元宇宙将带来不少新的机会,这是值得大伙庆祝的。

 Facebook和微软等公司已经开始着手元宇宙标准协议的搭建

大家的愿景是创造一个互联互通的元宇宙世界

问:你觉得元宇宙将被怎么样监管?哪个应该为其规范的构建负责?

扎克伯格:这个问题要分不一样的层面来看待。我前面说过,元宇宙不应该由某一家公司创造,但它要拥有肯定的互通性和可携带性,譬如你拥有些化身和数字装备,需要在不同企业的平台下都通用。

譬如不同企业的VR头盔都要适配各个不一样的软件,让用户有一个无缝的体验,就像今天的Facebook和Instagram一样。

所以我觉得最好是不一样的公司一块合作,打造一个完全打通的世界,而不是各自做一个封闭的平台。

就像大家目前有W3C这个标准下的不同互联网协议一样,在元宇宙中大伙也要遵循一同的规范和协议来创建内容,它需要支持大家的化身和数字道具,在不一样的体验场景中无缝传送。

大家已经开始和微软与其他公司一块着手进行元宇宙标准的搭建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最主要的问题,虽然我不觉得每一个企业的愿景都完全一致,但现在为止大家的合作很好,大伙都期望可以更好地互联互通。

问:去年有一篇关于元宇宙的论文,其中提到现在大的网络平台之间几乎没多少互通性可言,最多就是导出资料,互相传送一些图片之类的,但你刚刚说Facebook将来追求的是更高的互通性,具体展开说说?

扎克伯格:对,这一点关系到大家的企业使命和世界观,我不想服务少数单客价值高的用户,这不是大家追求的商业模式。

大家想要的是帮尽量多的人互相连接,在创建一个社交系统的时候,大家期望越多人可以联结在一块越好。

所以在元宇宙的构建方面,大家期望它尽量实惠、尽量互相连接,要做到这一点,大家要确保大伙能随时随地在不一样的平台用,并能和别的人轻松对话。

要做到这一点还有不少问题需要攻克,譬如隐私和常识产权的问题。

不过有时大伙会非常理想地假设一件事会朝着某个特定的方向进步,事实上不一样的公司会朝着各个方向努力,有的公司可能会倾向于构建封闭的世界,其他则追求更多的连通性。

我不觉得其中一种会战胜另一种,它们只不过不一样的事物,在不同时期可能某一种更受青睐,无论怎么样,Facebook会致力于后者,构建一个愈加开放、连通的世界。

即使在同样的构想之下,也还有不少不一样的达成方法,譬如是不是去中心化,像数字货币的底层设计,若是如此,那样这个系统将不仅仅是通用的,甚至不会有一个核心的责任方;

或者它的连通性是基于一些标准,让不一样的体验场景可以一同运行,等等,会有不少不一样的达成方法,它将怎么样演进将是另一个大问题。

元宇宙和其他不少范围的进步都需要政府的很多资金投入

没任何城市可以完全杜绝犯罪

更有超35000名人工审核

下一代技术将使之成为现实

扎克伯格:其实我在初中,也就是刚接触编程的时候就开始幻想如此的场景,记得在一节数学课上,我就在笔记本上写代码,想法与晚上回家之后想要撰写的代码。

当时我想要写的一个东西就是叫你可以完全身处其中的一种网络,而且可以在其中任意传送。非常自豪地说,我当时在就已经可以构想出一些数学理论上可行的模型,但却需要几十年后的技术才可能达成。

我刚开始关于这个范围的构想倒和社交体验没关系,但这个技术本身使我很兴奋,在我创立Facebook之前我就意识到,它可能就是社交交互范围的“圣杯”。

所以我目前很兴奋,由于下一代的计算平台就可以真的达成这部分构想了,这也是大家大力资金投入于VR、AR技术是什么原因之一。

而手机这种移动平台在Facebook诞生之前就已经出现了,所以大家在塑造它的应用场景上并没饰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在我看来手机的进步并非遵循着大家自然的交互方法。

大家并非生来就要通过那些手机应用来做各种事情,更自然的方法是亲临现场与别的人互动。所以大家基于这个构想来构建下一代的计算平台会是一个很积极的事情。

对于Facebook来讲

塑造一款受青睐的商品是不够的

更要为社会创造更多机会 有益于社会积极进步

问:等等,这个表演是关于什么的 ?你也讲笑话了吗?

扎克伯格:幸运的是我不是表演喜剧的人,但大家的团队参与了喜剧场景的搭建,这个过程中大家也可以对工作的成就进行检验,也让我感觉很有趣。

此外还可以搭建音乐厅、甚至3A游戏大作的场景,大家可以通过化身参与到各个场景的体验之中,还可以在其中任意传送,你的外观设定和数字道具也可以时刻跟随。我觉得这部分都会催生出一个新经济模式。

另外还有一个更宏大的点,也是我在过去5年运营Facebook的经验中领悟到的一点:我过去觉得大家的工作是创造用户喜欢用的商品,但目前我觉得应该愈加整体性地考察这件事——

仅仅造出大伙喜欢用的东西是不够的,还要创造更多机会与对社会愈加积极的东西,让大伙都可以参与到其中,要具备足够的包容性。

以上这部分都是大家在构建元宇宙空间的时候遵循的底层原则,这部分空间不仅仅是大家的商品,而是一个生态系统。

所以与大家共识的创作者和开发者,他们都不可以只满足自己,同时也要招募其他的人一块,大家期望这个范围最后能吸纳数以百万的人一块创造内容,无论是关于体验、空间、虚拟产品、衣服,还是工作、安保等等。

我觉得这将构建出一个巨大的经济体,坦白讲,我觉得元宇宙正是大家将来所需要的东西,它就像一波可以承载无数船只的浪潮,而不仅仅是一款大家正在塑造的商品。

大家有1000名职员负责内容审核人工智能系统

这方面中国目前做得最好

问:我看到在普通的元宇宙题材的电影中,元宇宙通常都会有一个巨大的集团公司作为运营主体,你觉得政府是不是大概参与其中?譬如由他们构建类似公园、图书馆之类的公共空间?

扎克伯格:我觉得你所说的这部分公共空间对于一个健康的社区来讲是尤为重要的,它可以是由政府或者一些非营利机构来构建。

譬如目前的维基百科,它就可以看做是一个网络的公共基础设施,它是由非政府、非营利组织创建的。

美国政府今天遇见的一个巨大的技术问题,在于50年前政府没大力资金投入于科技产业,所以目前只有大型科技公司有实力资金投入于有关的基础设施建设。

这或许不是一件坏事,譬如5G技术推出之后,非常难想象一个刚成立的机构可以妥善处置规模达到数百亿的产业,在美国,有威瑞森、AT&T和T-mobile这部分大型运营商去推进,我感觉这非常不错。

但在元宇宙的总体愿景中,还存在不少技术问题,需要数百亿的研发投入,同时也可以释放上千亿USD的价值。

就譬如自动驾驶,就还需要巨大的AI研发投入,此外其实还有不少问题需要政府资金投入,譬如宇宙探索、疾病研究等等。相比之下,中国政府倒是在这部分范围进行了很多的直接资金投入。

说回你的问题,我觉得元宇宙的公共范围需要很多的建设,政府应该参与进去,但事实上会有不少开源社区和创作者们参与到这一块的搭建,填补不少公共设施建设的空缺。

问:最后一个问题,假如你最后成功创造了元宇宙,你是不是想把它送给第一个完成寻宝任务的玩家?(译注:这是头号玩家里的剧情,主角完成寻宝游戏,找齐三把钥匙之后获得了整个绿洲世界)

扎克伯格:笑死,这个头号玩家梗可以的。

但在我的愿景中,元宇宙应该是各个公司和用户一块一同构建的一个互通的世界,我不期望每一家公司都拥有我们的封闭的元宇宙……

问:这个问题是个玩笑啦,最后非常感谢你推荐的关于元宇宙的愿景。

扎克伯格:这是一个很让人兴奋的范围,它将是整个行业将来,我也期望Facebook也能加入到这个将来的构建之中。

“元宇宙可以说是目前整个科技网络行业一同的愿景,你可以把它觉得是互联网+的下一种形态。它也绝不是某一家公司可以打造出来的东西,Facebook下面会和不少公司、开发者合作,一块构建出元宇宙的雏形。”

 “我不觉得元宇宙是被人们更多地接触网络,而是以愈加自然的方法接触网络。

看看大家今天现有些计算平台,譬如手机,它们相对来讲非常小,而大家在其中花了很久,基本上大家会在这个小小的,放光的长方体上处置大多数的信息交流。但我不觉得这是人类自然的交互方法。”

“假如你要整天携带AR眼镜,那样它的外观看着必须要和一般眼镜类似。这需要大家在一个很小的空间中装下一台相对算力强大的电脑。

说得具体一点,你需要在小小的眼镜中放入运算芯片、互联网芯片、全息影像系统、传感器与电池、音响等等一系列的零部件,这肯定是一个挑战。

虽然我不会说这个将是整个行业将来十年将要面对的最大挑战,但这确实是一个巨大挑战。由于元宇宙的技术本身很复杂,但在最后触达用户的层面,大家要尽量地让设施做到极简,就像一副一般的眼镜。”

“我在过去5年运营Facebook的经验中领悟到的一点:我过去觉得大家的工作是创造用户喜欢用的商品,但目前我觉得应该愈加整体性地考察这件事——仅仅造出大伙喜欢用的东西是不够的,还要创造更多机会与对社会愈加积极的东西,让大伙都可以参与到其中,要具备足够的包容性。以上这部分都是大家在构建元宇宙空间的时候遵循的底层原则,这部分空间不仅仅是大家的商品,而是一个生态系统。”

“在元宇宙的帮忙下,当远程办公成为正常状态,区域的限制就彻底打消了,Facebook在乎识到疫情将正常的状态之后我就让团队在招人的时候不要再局限于离办公室比较近的人选了。

远程办公将成为将来的主流,我觉得5到10年的时间里,或许一半的公司都会转为远程办公,这会创造出不少工作机会。”

“我不想服务少数单客价值高的用户,这不是大家追求的商业模式。大家想要的是帮尽量多的人互相连接,在创建一个社交系统的时候,大家期望越多人可以联结在一块越好。”

“在元宇宙的总体愿景中,还存在不少技术问题,需要数百亿的研发投入,同时也可以释放上千亿USD的价值。

就譬如自动驾驶,就还需要巨大的AI研发投入,此外其实还有不少问题需要政府资金投入,譬如宇宙探索、疾病研究等等。相比之下,中国政府倒是在这部分范围进行了很多的直接资金投入。”

Facebook开创者、CEO马克·扎克伯格6月底在同意The Verge专访时就元宇宙的进步与Facebook在该范围的愿景发表看法,引起全球的热烈关注。

近来国内的不少网络巨头遭到了监管的重压,纷纷朝着一同富裕的官方口径调整策略,巧的是扎克伯格也说到了Facebook的目的,不再只不过做出受青睐的商品,而是要为全社会创造更多机会,使之朝着积极方向进步。

由此看来,网络平台型公司在进步到肯定的体量之后都会面临巨大的社会责任重压。

扎克伯格觉得元宇宙将是达成机会创造的要紧渠道之一,第一围绕着这项技术就能衍生出一个新的经济生态,另外通过元宇宙可以大小地域的限制,让更多的人可以获得更多工作机会。

除此以外,扎克伯格还推荐了“无线办公室”等元宇宙的应用场景;谈到了元宇宙的监管、标准和协议的搭建等话题。最后,主持人用一个头号玩家的梗结束了这次访谈……

40多分钟的采访非常有意思,聪明资金投入者保留了原汁原味的翻译,推荐给大伙——

主持人:大伙好,这里是The Vergecast,今天是一期特别节目,大家的特约编辑凯西·牛顿采访到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聊了关于VR和元宇宙的话题,他们的对话很深入,相信大伙必然会喜欢。

元宇宙是整个科技网络行业一同的愿景

期望5年内大家对Facebook的认知会从社交媒体转为元宇宙公司

问:扎克伯格,欢迎做客The Vergecast。

扎克伯格:非常高兴来这儿聊天,大家这次有不少可以聊的话题。

问:对,一如既往,我想先聊聊关于你近期在Facebook的一次内部讲话,你说Facebook将来的愿景绝不仅仅是在二维平面,而是所谓的“元宇宙”,所以到底啥是元宇宙,Facebook想在其中饰演什么样的角色?

扎克伯格:这是一个宏大的主题,元宇宙可以说是目前整个科技网络行业一同的愿景,你可以把它觉得是互联网+的下一种形态。

它也绝不是某一家公司可以打造出来的东西,我期望Facebook下面会和不少公司、开发者合作,一块构建出元宇宙的雏形。 

你可以把元宇宙看作是一个具象化的网络, 在这里你不仅能够查询内容,而是与其他用户一块身处其中。

接入元宇宙之后,你就像置身于其他地方,可以体验到一些在二维的应用和网页上难以体验到的东西,譬如你可以在这里跳舞、健身,等等。

但我发现大多数人在提到元宇宙的时候,只能想到VR(虚拟现实),当然,我承认VR将是元宇宙中非常重要的一块,而且是大家也非常有兴趣的范围,由于它将是元宇宙中传递信息的要紧技术;

然而元宇宙绝不止是VR技术这么容易,它将涉及所有其他的计算平台,除去VR、AR(现实增强)以外,还包括电脑、手机、游戏主机……

说到游戏主机,可能大多数人还觉得元宇宙主如果与游戏有关,诚然,娱乐将是它的一个巨大的应用场景,但我不觉得它只不过关于游戏。

我觉得它是一个让大伙可以实时同步的环境,不少层面上和今天的社交平台有的相像,但你可以融入其中,他可以是三维场景,你可以通过手机进入,譬如参加一场3D的音乐会。

当然,也不肯定全是3D的内容,也可以有2D的内容,我之后非常乐意推荐更多的应用场景的细则。 

总的来讲,我觉得这将是整个技术产业的下一个大篇章。大家对此感到很兴奋,由于它与不少大家正在布局的范围都息息有关,譬如社群、内容创造者、数字广告与VR和AR这种可以被人有沉浸式体验的下一代移动平台。

我相信所有这部分大家正在努力的方向,最后都会成为大家一同建设元宇宙愿景的阶梯。

我期望在将来5年时间里,世人对大家的怎么看会从社交互联网公司渐渐转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非常显然,大家目前正在进行的不少工作,譬如打造社群与招揽创作者,都是直接服务于这个愿景的。

手机并非人类自然交互的方法

元宇宙会被人们以愈加自然的方法接入网络

问:这个听上去是一个很远期的愿景,虽然一部分在今天看来已经可以想象,但总的来讲,这应该是网络可能的一种终极形态,从早上醒来到晚上睡觉之间,大家可以在元宇宙里面完成几乎所有些事情。

可能有的人目前已经像如此整天沉浸在网络之中了,但元宇宙这个定义可能更像电影《头号玩家》、小说《雪崩》或者游戏《堡垒之夜》中所描绘的景象。

不少要紧的工作生活场景都融入到虚拟的空间之中,你觉得上述的例子和你的愿景有相似之处吗? 

扎克伯格: 元宇宙最让我感到兴奋的是,它能为大家提供一种体验,让他们与家人、朋友、同事一同有实感地融入到一个虚拟空间。

你刚刚说的没错,日常有的人已经是从醒来开始全天都沉浸在互联网+之中了。我不知晓你是如何,但我一个人就是这样,天天早上醒来,在戴上眼镜之前,我就会先check一下手机,看看有没要紧信息需要我立即解决之类的。

所以我不觉得元宇宙是被人们更多地接触网络,而是以愈加自然的方法接触网络。

看看大家今天现有些计算平台,譬如手机,它们相对来讲非常小,而大家在其中花了很久,基本上大家会在这个小小的,放光的长方体上处置大多数的信息交流。

但我不觉得这是人类自然的交互方法。

目前大家不少会议都是面对小小的手机屏幕完成的,这根本就不是自然的开会方法,自然的方法应该是大伙共处一室,坐在一块。

如此大家才会有共享同一片空间的感觉,当不一样的人说话,声音也会有空间感,而不是都从一个地方(即手机扬声器)发出声音。

我不知晓你是不是有过如此的体验,我去年参加不少线上会议之后发现有时会非常难回想起哪个在什么会上说过些什么,我觉得一部分缘由就是由于这部分线上会议毫无临场感。

所以我觉得VR、AR和元宇宙会帮大家获得与他们自然交互方法相同的,愈加有临场感的体验,我觉得如此的体验会愈加舒适,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也会愈加丰富,将来这种虚拟的互动会变得很真实。

相比通过电话交流,将来大家可以借由全息影像出目前其他地方,使得大伙感觉都呆在一块,尽管他们可能相隔几百英里,处在不一样的州。

我初中的时候就有了理论可行的构想

查询更多
本文标签: Facebook 元宇宙

上一篇:金色察看|网盟链进步方向和特征分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