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为防疫捐赠赋能,信赖机制为慈善带来可信连接

时间:2021-07-17 22:40编辑:未知

区块链技术在慈善方面

区块链的信赖机制正在为防疫捐赠带来可信连接。

近日,中国雄安集团官方网站信息显示,已上线慈善捐赠管理溯源平台,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以区块链技术特质提升捐赠信息的透明度与公信力。

除此之外,《证券日报》记者从支付宝方面获悉,其日前上线了防疫物资信息服务平台,现在浙江医疗物资保障组已发起第一项物资需要清单,这背后也有区块链技术的应用。

国家金融与进步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现在区块链技术在公共服务、社会治理与提供链管理等多个方面已发挥用途。”

区块链技术

让物资捐赠更透明可信

现在全国多地医用救援物资告急,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物资管理、配置与捐赠过程透明化也备受关注。在这次突发疫情事件中,怎么样达成全步骤信息透明、高效的多方P2P协作,成为新的挑战。

中国雄安集团官方网站信息显示,近日上线了慈善捐赠管理溯源平台,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以区块链技术特质提升捐赠信息的透明度与公信力。

资料显示,中国雄安集团公司是2017年7月18日经国务院赞同,由河北政府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企业,初期注册资本金100亿元,现有职员260余人。

据介绍,慈善捐赠管理溯源平台由中国雄安集团数字城市公司和趣链科技公司牵头,海尔智家、复星金服、阳光信用城市等机构一同倡议发起,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以区块链技术特质提升捐赠信息的透明度与公信力,并优化发布捐赠需要到接收捐赠的全步骤,追溯和管理各社会机构的捐赠物资、捐赠资金作用与功效,为社会各界提供全步骤公开可查、可追溯、可反馈的监管渠道,帮助疫情防控。

《证券日报》记者登陆慈善捐赠管理溯源平台统计发现,该平台现在已有爱心捐赠总额74578万元、爱心捐赠数为521个项目、待捐赠需要数为118个项目。

在已经完成的爱心捐赠列表中,《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最早一批捐赠由杭州趣链科技公司捐赠,收方为中部战区总医院(武昌园区),捐赠时间为2月6日晚19点39分33秒,并标识已在飞洛区块链存证。

在待捐赠需要中,以南京江北人民医院为例,需要物资有医用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防护面罩等物资及捐赠联系方法。《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在每项捐赠完成及待完成的项目中,平台上均显示了相应的区块信息、区块高度、存证唯一标识及上链时间,也标注了该项需要现在已在飞洛区块链存证。

除此之外,据《证券日报》记者知道,支付宝最近上线了防疫物资信息服务平台,该平台有别于其他物资信息平台,革新性的使用了蚂蚁金服的区块链技术。

《证券日报》记者搜索该平台发现,现在,浙江医疗物资保障组已发起第一项物资需要清单,其中包括医用口罩、防护服、工作帽、一次性隔离衣、消毒液等,更新时间为2月4日。

支付宝方面对记者表示,该平台由浙江卫建委、经信厅主导,将对物资的需要、供给、运输等环节信息进行审核并上链存证。同时,支付宝还向疫情有关微信小程序开发者提供区块链算力永久免费、专项资金支持。

在支付宝防疫物资信息服务平台“我要捐款”一栏中,截至记者发稿时,已有31个项目,其中2个项目正在筹款中,1个项目正在登记中,其余为已经完成筹款的项目。在正进行筹款中项目——“抗击疫情,赣红行动”项目中,记者可以看到捐赠钱款实时更新,并对公益机构、募集策略备案编号也给予了有关披露。

董希淼对记者强调称:“因为区块链技术具备开放透明、难以篡改、开放互联、易于追溯、算法信赖等优势,在数字金融、公共服务与社会治理等都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出处:证券日报

有较大应用价值

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传统慈善捐赠容易出现欺诈和腐败行为,也容易出现违反捐赠者意愿的行为,且困难被追溯,特别是小额捐赠非常难监督捐赠物资是否真的流向指定的受捐赠对象,另外,传统慈善捐赠在效率上也没办法保证。”

以物资捐赠为例,物资从捐赠方流向受赠方包括仓储、派送、供需方确认等,现在各个环节都尚未达成非常不错的整理。

据《证券日报》记者知道,支付宝上线的防疫物资信息服务平台,背后的技术逻辑是一方发出需要清单,一方物资进入物流环节的一刻,就开始信息上链,物资所到之处的每个环节、经手人确认都在链上显示。而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这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收件方可能不是最后受赠方,需经第三方统一管理派发。但无论经过多少个环节,区块链全程记录存证、各方确认不可改、可高效追溯,能解决多点协同的复杂问题,不留任何环节进入黑箱。

中国雄安集团数字城市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称,慈善捐赠管理溯源平台,主要针对慈善捐赠与抗击疫情中“需要难发声、捐赠难到位、群众难相信”三大难点,致力于打通慈善捐赠的全步骤,包括“寻求捐赠—捐赠对接—发出捐赠—物流跟踪—捐赠确认”的全部环节。

除此之外,据悉,该平台还提供了便捷快捷的链上信息浏览入口,对所有人提供公开的捐赠信息查看服务,平台内重要捐赠数据均已上链存证,包括平台发起方在内的所有人均没办法对链上数据进行篡改,在保证社会各界对平台内部信息知道权利的同时,提高捐赠机构的捐赠行为信息透明度与公信力。

陈文坦言:“区块链技术本身就是通过全链可追溯、防篡改等预防道德风险,并通过多副本存储达成透明性和可见性。在遭到广泛质疑的慈善公益方面,具备很大的应用价值。”

董希淼进一步指出,“从应用方向看,区块链技术应发挥其在教育、就业、养老、精准脱贫、医疗健康、产品防伪、食品安全、公益、社会救助等范围的积极推动作用,赋能实体经济,惠及民生范围;从应用形式看,网盟链或将成为将来区块链应用的主要形式,应逐步解决链上链下数据协同等问题,重点加大对网盟链的研究和开发。同时,要加大区块链技术应用的顶层规划和规范安排,加速底层平台、业务应用等有关标准体系建设,以此更好地参与国际角逐,杜绝借机神化、炒作区块链。”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