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证监会已迈出历史性一步,亚洲首家数字资产交易网站有望诞生

时间:2021-07-26 18:35编辑:未知

近期,香港证监会原则上批准了由BC科技集团OSL公司申请的虚拟资产交易网站许可证。假如证监会完成许可证的最后批准,意味着亚洲第一家持牌虚拟资产交易网站将在中国香港诞生。

在同意《证券日报》独家专访时,BC科技集团首席实行官休米女性说:“在香港证监会最后批准之前,大家还有一些条件要满足。”在下面的几个月里,大家将不遗余力地达成这一目的,但暂时不必猜测具体的许可证审批时间。”

香港宝信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博士在同意《证券日报》采访时说:“香港、中国对数字资产的态度一直比较积极,一直处于亚洲的前列,这对于维持其作为国际资本市场的地位尤为重要。这一次,香港证监会原则上批准了第一个虚拟资产交易网站的许可证,这一点意义重大。可以说,这是历史性的一步,对将来亚洲数字经济的进步具备重大影响。”

据悉,BC科技集团是中国香港第一家数字资产上市公司,拥有四家主要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审计师。它的OSL是亚洲领先的数字资产和金融技术公司。它还为机构顾客和专业资金投入者提供经纪服务、数字资产推广托管服务、电子交易网站和软件。

“一旦大家达到证监会的需要,该许可证将允许奥斯陆为数字资产(包括股票代币)提供经纪和自动买卖服务。下一步,大家将全力成为亚洲和全球数字资产市场的领导者。”BC科技集团CEO休·马登在同意《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休米介绍,虚拟资产交易网站可以获得香港证监会原则发布的批准公告,这Convex显了香港监管机构对市场安全、合规、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的信心。《虚拟资产买卖许可证原则性批复公告》将给机构资金投入者一剂强心针,吸引更多对数字资产买卖有兴趣的资金投入者参与市场。

OSL总裁韦恩在同意《证券日报》采访时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早在2021年初就开始尝试打造专业和机构买卖员的生态系统来开发数字资产,这足以证明证监会在数字资产买卖中的远见。”数字资产和数字资产在数字社会中的进步已被证明是一个遥远的现实,但数字资产的进步已不再是一个遥远的现实。香港、中国和OSL筹备在将来数月和数年内迅速进步数字资产的机构资金投入。

早在2021年11月1日,证监会就发布了《关于虚拟资产组合管理公司、基金发行人和交易网站运营商监管框架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其中,《声明》提出了虚拟资产交易网站的定义框架,并表示将与对虚拟资产交易网站有兴趣并已证明其承诺达到严格标准的虚拟资产交易网站运营商合作,纳入证监会监管沙箱。同时,考虑在适合机会发放牌照,密切监控虚拟资产交易网站。不过,假如证监会觉得所涉风险没办法得到充分处置,且不可以保证资金投入者得到保护,则不会发放牌照。

2021年11月6日,香港证监会发布《关于虚拟资产期货合约的警告》和《立场文件:虚拟资产交易网站监管》,它表示,它将批准并向从事《证券及期货条例》所界定的受规管活动的主体发出牌照。依据虚拟资产交易网站的监管细节,证监会采取了一套与持牌证券经纪商和自动买卖场合类似的严格监管标准,处置涉及资产安全保管的事情,知道你的顾客,打击洗钱和恐怖分子筹资、市场操纵、会计和审计与风险管理在管理、利益冲突和同意虚拟资产买卖方面的主要监管问题。证监会只能向符合预期标准的平台发放牌照。

在监管框架下,假如平台运营商在香港运营中央在线交易网站,并在其平台上提供至少一种证券类令牌买卖,则将在证监会的管辖下,并需要对第一类(证券买卖)和第七类(自动买卖服务)活动进行监管。合资格之平台经营者符合其它许可条件(包括适格性标准)者,证期会得发给其经营虚拟资产买卖业务许可证。原则上,OSL平台在香港虚拟资产监管框架下原则上批准了第1类(证券买卖)和第7类(自动买卖服务)牌照的申请。

Hugh madden告诉记者:“许可证原则上的批准公告将很大地促进大中华区乃至全球数字资产和区块链产业的进步,也将加快数字资产买卖的进步进程。”

《证券日报》记者获悉,对于马上获得牌照的OSL交易网站,将来非常重要的买卖品种是sto。

Sto是指在确定的监管框架下,根据法律、法规和行政法规的需要,公开发行合法合规的流通凭证。Sto是日常的一种金筹资产或权益,如公司股权、债权、常识产权、信托股份,与黄金、珠宝等实物资产,在链条上转化为加密的数字股权证。Sto是现实世界中各种资产、权利和服务的数字化。

郑磊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证券通本质上是一种以区块链代币形式存在的证券。持有人不只限于资金投入者和经营者,还包括商品或服务的用户。证券的发行应当根据法律、行政法规的需要进行。

“不过,证券和股票、债券有不少区别,”郑磊进一步向记者剖析,“譬如,与股票和债券不同,证券证书存在于一家里央结算公司,而是放在区块链的电子竞价推广账户中。它的安全性是由区块链技术而不是由一个集中的组织来保证的,存储和流通的本钱也比股票和债券低,给用户或资金投入者带来更多的利益。除此之外,证券流通参与收益分红的周期更为灵活,甚至可以天天进行收益分配。”

郑磊觉得,借助区块链代币进行资产证券化比现有些资产证券化有更多的优势。没区块链的资产证券化耗时长、工作量大、本钱高。因为信息不对称,通常资产证券化需要会计师、律师、评级机构等海量外部中介机构的参与,总是需要采取信用增级手段,各方面缺少足够的透明度。借助区块链技术对同一资产发行证券通函可以解决上述问题。资产在区块链系统上转换成证券后,资产的透明度和流动性大大提升。智能合约应用于多个环节,可以自动买卖、分配收益、计算资产价格,大大缩短了筹资时间和本钱,在减少资金投入风险的同时为资金投入者带来更高的回报。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中国多个省份的证券买卖都已颁布有关政策。

如海南工业和信息化厅在发布《海南加快进步区块链产业的若干政策手段》中指出,支持龙头企业探索数字资产交易网站建设,探索数字资产买卖的数字化模式和有关的数字资产保护模式。与同期相比,成都发布的《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表示,将加快区块链常识产权质押筹资服务平台建设,推进数字资产买卖中心建设,扎实推进法定数字虚拟货币试点。

那样,内地数字资产的概念是什么呢?是不是符合监管需要?这是很多资金投入者的问题。

就《北京日报》中的“物权”定义而言,不可以将“数字财产”或“数字财产”理解为《北京日报》中的“虚拟资产”“数字资产”是指非货币性的虚拟产品。

“之前有关政策中提到的“数字资产”不包括数字货币,由于数字虚拟货币不具备补偿和强制的货币属性,不具备与货币等价的法律地位,不可以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用;数字货币的发行和筹资本质上是一家未经授权的非法上市公司,其筹资行为涉嫌非法供应代币票据、非法筹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他进一步向记者强调:“真的从事区块链技术的人想同意监管。只有那些打着区块链的幌子犯罪的人才会害怕监管。中国对数字货币的监管只能愈加严格,绝不会放松。”

郑磊告诉记者,无论是实用还是证券通用,都是一种基于技术的数字资产。因为互联网的外部性,确实需要加大监管。虽然一些金融技术一流的国家和区域已经开始实行STO,但现在STO还处于进步的早期阶段,在这方面的监管还过于守旧,跟不上区块链技术的迅速进步。